• <button id="jwtbb"><acronym id="jwtbb"></acronym></button>
    <rp id="jwtbb"><strike id="jwtbb"><u id="jwtbb"></u></strike></rp>
    <li id="jwtbb"></li>
    <em id="jwtbb"></em>

      首頁 > 正文

      回顧這個案子,記者依然心驚!

      2024-02-05 15:05 | 來源: 中國記協網
      【字號: 打印  
      Video PlayerClose

        “河北遷西老干部因舉報當地領導干部被逮捕”事件,司法監督和輿論監督打出了“組合拳”。

        記者是怎么知曉線索的?一切是如何發生的?現在有什么進展?

        調查記者、經濟觀察報李微敖給中國記協微信“輿論監督系列談”來稿講述。

        輿論監督系列談 | 回顧這個案子,記者依然心驚!

        李微敖

        (一)

        我是在2023年12月中下旬接到馬樹山案的線索。接到線索的第一刻,我知道這是一個大新聞,出乎我意料的是2024年1月稿件刊發后引起的各界關注度之大、持續熱度之久。

      馬樹山,來源:河北省文明辦,2016年。

        案件的線索,來源于一位認識多年的朋友,她恰好認識并了解馬樹山老先生一家。

        聽她簡單介紹完情況后,我有些吃驚:為什么到了2023年,還會發生這樣的事情?這件事情是真的么?

        于是我開始進行初步的采訪求證,并找到了馬樹山老先生的家人以及其他幾位知情人。

        新的消息不斷傳來:

        2023年12月20日,馬樹山被遷西縣檢察院批準逮捕,由遷西縣公安局執行逮捕。此前的2023年12月8日中午,他在家中被警方帶走,當晚沒有回家,次日即被刑拘。

        馬樹山家人聘請的律師——北京市京師律師事務所的陳偉律師,向遷西縣公安局提出取保候審的申請,并要求遷西縣公安局整體回避,但均未果。

        8天之后,12月28日,遷西縣公安局對這個案件偵查終結,以馬樹山涉嫌誣告陷害罪,向遷西縣檢察院移送審查起訴。

        律師向遷西縣檢察院也申請對馬樹山取保候審,并要求進行聽證,還要求遷西縣檢察院整體回避,均被拒絕。

        5天之后——中間還包括元旦3天假期,即2024年1月2日,遷西縣檢察院就馬樹山案向遷西縣法院提起公訴,而且指控的罪名增加到2個,除誣告陷害罪,還有誹謗罪。

        ……

        當記者這二十來年,我接觸過的各類刑事案件至少也有幾百件,但從未見過司法機關“效率如此快”地辦案。

        這究竟是怎么了?

        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法院是否也會對馬樹山進行“快審快判”?

        已經75歲的馬樹山老先生,在看守所已經待了20多天,他的身體情況怎樣?

        (二)

        在感到事態緊迫性的同時,我決定還是回到事件的源頭:

        馬樹山到底寫了哪些舉報信?

        是誰最初到公安機關去報案的?

        在朋友們的幫助下,我看到了馬樹山先生承認自己寫的四封舉報信,也求證到最初的“報案者”是遷西縣委辦公室,以及遷西縣委辦公室主要的報案內容。

        掌握這些材料信息,我對成稿也有了信心。于是,我向報社領導進行了匯報,并得到了支持。

        但是在開始寫稿前,我決定再去一趟馬樹山的老家遷西縣,去看看他家的基本情況,去當面聽聽他的家人朋友是如何看待他的,以及切身感受一下遷西縣城的氛圍和環境。

        從北京到遷西,開車2個多小時能到;坐車的話,可以先坐火車到唐山,再從唐山坐汽車1個多小時到遷西,交通算是相對方便的。

        對于習慣晚睡晚起的我來說,在那天起了個大早,凌晨6點,天沒亮,我就出門了。

        到了馬樹山老先生家里,我被眼前的場景給震驚了:

      圖片

      馬樹山的家,這是家中唯一有炕可以取暖的地方,圖中人物為馬樹山的妻子。李微敖 攝

        這哪里像一位縣城里的退休正科級干部的家???除了那么多的獎狀、證書、錦旗,他家和清苦的農戶家又能有多少區別?

      圖片

      馬樹山的部分獲獎證書。李微敖 攝

      圖片

      馬樹山的家,桌上的手機是馬樹山所用的。李微敖 攝

        (三)

        回到北京,我開始寫稿了。

        其實在寫稿前的很長一段時間里,包括在去遷西縣之前,我就在思考一個問題:

        馬樹山的舉報信內容非常繁雜,我該做哪些取舍,又是否要對他舉報的一些內容去進行求證。

        這個問題困擾了我很久。

        到后來,我想明白了:

        在馬樹山先生這個案件里,“程序正義”是第一重要的。

        無論是退休的黨員干部,還是普通人民群眾,都有檢舉揭發的權利。

        至于檢舉揭發是否屬實,這個不應該由被舉報人——唐山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遷西縣委書記李貴富的下屬機構遷西縣委辦公室來判斷;似乎也不應該由遷西縣公安局來立案、偵查,并刑拘、逮捕馬樹山;似乎也不應該由遷西縣檢察院來審查起訴,由遷西縣法院來審理。

        而且這個案件,從2023年12月6日遷西縣委辦公室報案,到12月8日馬樹山被抓,到12月9日被刑拘,到2024年1月2日由遷西縣檢察院向遷西縣法院提起公訴,整個過程只有28天。

        盡管刑事訴訟法等法律法規對于刑事案件辦理沒有規定“最短的時限”,但在實際司法運作中,這起案件的“效率之高”,明顯異常、反常。

        上述種種,才是馬樹山案的“要旨”所在。

      圖片

      遷西縣委大院。李微敖 攝

        稿件寫了2天多,在發稿給編輯前,我又對負責審理這起案件的遷西縣法院進行了補充采訪。

        感謝我的編輯種昂老師,對我文章結構進行了一個重大調整,使之更符合新聞敘事的邏輯。

        2024年1月12日中午,我們第一篇文字稿件《河北一75歲退休干部舉報當地縣委書記后 被逮捕并提起公訴》發表了。幾個小時后,我們新媒體部門的同事,將我拍攝的一些照片制作成短視頻,也在網絡上進行了發布。

        等待稿件刊發前的心情是忐忑不安、非常緊張,原本12日中午,我約了同伴打羽毛球,因為修改稿件的緣故,我遲到了半個多小時。到球場之后,又對稿件反復地檢查、溝通,打球過程是“心神不寧”“很不在狀態”。

       ?。ㄋ模?/font>

        稿件發表后,引發的關注超乎想象。

        除了網絡間轉載和熱議外,我得到的其他反饋包括:

        在1月12日當晚,河北省紀委監委、河北省公安廳、河北省檢察院、河北省法院等幾個部門就到了遷西縣。第二天,河北省的上述部門和唐山市的相應部門,到了羈押馬樹山的遷西縣看守所,會見了他。

        3天之后,即2024年1月15日,遷西縣法院宣布對馬樹山老先生取保候審。當天傍晚,他回到了家中。

      圖片

      2024年1月15日 取保候審回到家中的馬樹山。馬樹山的家人 攝

        15日當晚,我們就此刊發第2篇稿件《獲取保候審 舉報縣委書記后被逮捕的河北老干部馬樹山回到家中》。

        1月16日,遷西縣法院裁定,準許遷西縣檢察院對馬樹山案撤訴,遷西縣檢察院撤訴的理由是馬樹山“不存在犯罪事實”。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3年12月29日,馬樹山的律師向遷西縣檢察院申請對馬樹山取保候審,但被遷西縣檢察院拒絕,拒絕的理由是“(馬樹山)可能判處徒刑以上刑罰,有社會危險性”。

        1月17日,我們又就此刊發了第3篇稿件《舉報縣委書記的馬樹山“不存在犯罪事實” 河北遷西縣檢察院撤回起訴》。

        我以為事件就此會慢慢平息,接下來等遷西縣檢察院對馬樹山作出不起訴決定書,馬樹山案的法律程序就會結束。

        沒有料到,在1月1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應勇在最高檢召開的社會各界人士代表座談會上主動談到了馬樹山案,而且用了比較長的篇幅專門講述此事。

        應勇說:“近期河北省遷西縣老干部馬樹山因舉報當地領導干部被逮捕、起訴的案件引起社會廣泛關注。最高檢高度重視,專門派出院領導前往河北指導案件辦理;會同河北省檢察機關,在審查核實的基礎上,指令遷西縣檢察院以不存在犯罪事實對馬樹山依法撤回起訴,并將依法作出不起訴處理?!?/p>

        “檢察機關履職辦案必須堅持嚴格依法辦案、公正司法,必須堅持以事實為根據、以法律為準繩,決不能出現沒有犯罪事實予以逮捕、起訴的案件。對檢察機關在此案(即馬樹山案)的事實認定、法律適用、強制措施適用、監督履職等方面存在的嚴重問題,要在查清事實、準確定責的基礎上,按照司法責任制規定,嚴肅追責?!?/p>

        應勇還表示,馬樹山案“教訓深刻,全國各級檢察機關都要引以為戒、舉一反三,切實防止此類案件發生。我們的檢察院是人民的檢察院,必須把屁股端端地坐在老百姓這一面,確保檢察權為人民行使、讓人民滿意?!?/p>

        由此,馬樹山案再次引發了各界熱議。

        我們也隨后刊發了這一案件的第4篇稿件《最高檢檢察長應勇:對檢察機關在馬樹山案上存在的嚴重問題 嚴肅追責》。

        1月19日,河北日報也刊發了新聞,介紹了河北省層面的反饋:

        “1月12日,媒體報道‘遷西縣一退休干部舉報縣委書記后被逮捕’事件,河北省委高度重視,立即部署對事件開展調查核查。省紀委監委、省委組織部、省委政法委、省法院、省檢察院、省公安廳等部門直接調度,第一時間派出工作組趕赴遷西縣,會同唐山市對案件辦理情況進行全面調查,對當事人舉報的問題進行全面核查。

        目前,對錯誤羈押、錯誤逮捕、錯誤起訴已依法予以糾正,責任追究等工作正在按法定程序開展。工作組負責同志表示,其他各項調查、核查工作正在抓緊進行,一定堅持實事求是、依法依規,在國家有關部門指導下,徹查相關違紀違法行為,切實維護社會公平正義?!?/p>

        (五)

        馬樹山案報道迄今已將近一個月了。

        這些天來,很多媒體同行給予我們報道以很高的評價。不少法律界的朋友也跟我說,馬樹山案可能會成為中國法治史上的一個標志性案件。來自社會各界的贊譽也很不少。在自媒體世界里,甚至有不少關于我個人的文章、視頻出現。

        這些不虞之譽、溢美之詞,我受之有愧,也非?;炭?。

        我想,媒體的報道只是起了“引子”的作用,由此引發的社會各界對于馬樹山案的廣泛關注,以及由此引起的最高檢、河北省委等部門的重視和介入,才是馬樹山案出現關鍵轉折的重要因素。

        即使是新聞報道本身,我個人的因素在這中間,也相當有限。

        稿件能夠順利刊發出來,并在隨后的時間里頂住了重重壓力,一直“活著”;在后續的關鍵時間點上,還能夠持續跟進報道,這更應該歸功于我的編輯,更應該歸功于經濟觀察報報社的領導層,他們的勇氣、智慧、膽識和擔當,才更為關鍵。

        我也認真思考過,在我工作過的七八家媒體單位里,會有哪幾家能夠做到讓這些稿件刊發出來,并且能夠“堅持”得???

        也并非矯情地說,這些年的工作經歷告訴我:即使是文字報道,即使記者可以完成大部分的前期工作,有好的編輯,有優秀的媒體平臺,同樣不可或缺,甚至更加重要。

        因為我的理解里,“新聞從來不是單打獨斗”。

        最后,讓我們重溫并謹記,2016年2月19日,總書記在黨的新聞輿論工作座談會上的重要指示:

        “新聞媒體要直面工作中存在的問題,直面社會丑惡現象,激濁揚清、針砭時弊”。

        本期編輯:王寧 李永錫 呂彩虹 陳果靜 樊楊

        實習:任金蕊 郭玉蓉

      責任編輯: 普韻喬
      01009011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310763473
      国产天堂亚洲国产碰碰,翁公和在厨房猛烈进出,国产gaysexchain男同men高清,九九真实偷窥短视频